Coda di Volpe

现:魔道/渣反/挂逼/败絮/岚少/弹丸等相关
弹丸刀男半淡,沉迷古耽。
啥都不会的垃圾,感谢点开看到这里 ❤
你这么好看还愿意理我!♡

二刷败絮,我太满足了,这对真的,太美好了

卧,卧槽一觉醒来我发现我发错号了???!那,那个关注的各位,咱,咱就当无事发生过好不好??我的妈耶太耻了.....我觉得我可能是个傻子......我下次一定睡清醒了认对号了再发!!!那个各位!抱歉!!ort

【冰秋】风寒

※全文字数5465,含车部分3591【含标点】走简书链接。

※时间线:原著结局后

※沈清秋感冒的故事【x假酒开的假车x

※小学生文笔

※哇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起标题

※人物是臭臭的,ooc归我

※赶个521

※献给我的阿爹♡ @渊枭林

※如果以上ok?

沈清秋染上了风寒。是的,正值暖春,沈清秋就这么染上了本不该是这个季节该有的疾病,按道理来说,以他这个修为,风寒这种东西应该是早就和他隔绝了的。不过有洛冰河这个变数就不一定了,现在沈清秋想起来还是一肚子憋屈,在他造的那个小竹舍里任他折腾也就罢了吧,你说各种从某知名小本本上学来的东西也随他尝试了,连沐浴清洗的时候都忍不住.....他也忍了。任沈清秋再怎么瞪,最后还是要妥协在洛冰河那即将梨花带雨,那张怎么看怎么好看,怎么看怎么养眼,但就是让人忍不住想揍的脸上..虽然他根本揍不下去。我怀疑我养了个祖宗,这是沈清秋第一个念头。而之前那问题就恰恰出现在了洛冰河在清洗的这一环上。被抱去清洗的沈清秋原本刚经情事,身体正脱力,且身上温度也不减,经过泉水一泡,当身体正暖的情况下又被他的好徒弟拖出来,那带着初春寒意的石地也就贴上了他的身体,一来二去,往往都是沈清秋汗还未干在身上,又被拉入水中,然后又拖到岸上.....这,大概他修为再高也受不了了。

而沈清秋感觉这次风寒来的不仅莫名其妙,还比意想当中的严重,头沉鼻子不通浑身无力这些都是感冒症状他还是知道的,因此他才奇怪为什么有个本不该这么难受的地方这次这么闹腾。他的喉咙现在可以说是火辣辣地疼,别说说话了,连吞咽口水都是个问题,每次咽下去都让他眉头微瞥,很是难受。到这时候沈清秋对那张脸是愈发想几折扇抽下去......

“...师尊?怎么了?脸色怎么这么难看。”最后一句不是疑问,而是真正看到了沈清秋脸才这么笃定的陈述。说曹操曹操就到,这瘟神连想都想不得,沈清秋暗暗把扇子收了回去。而来者手里拿的则是例行的淡粥,不过这本是早上该享用的,被原本一刻都不赖床的沈清秋这么一晚起直接拖到了中午,而洛冰河也没问,权当自家师尊想多休息一下。而这时他才发现沈清秋脸色有多难看,而他的脸上也不太好看.....不过这是被气的..脸色一黑完全不知道事情其实是因自己而起。而沈清秋看到他这想气但全然不知其实是在气自己的黑脸时,自己心里那股子憋屈也是随着咽着咽着咽惯了的那口凌霄血,一起遁进肚子里去了。唉,权当养了个祖宗吧。

“....无事 ,染上了风寒罢了。”

“师尊好端端怎地突然染上了风寒?”

“......”祖宗你认真用你超绝的记忆力想想你干些什么?沈清秋想了想终是没开口,一来实在没脸说,二来他嗓子是真的疼。好在洛冰河也不是不会看事的人。

“师尊...你嗓子是怎么了..?”这句是疑问句,还带上了一丝急切的关心。

“....疼。”简洁的语言,是真的疼。

“那,那弟子服侍您先喝完这碗粥再去给您煎药?”

我能先要药吗?

“粥不必。”他是真的不想说话了,吐出的字能简则简,他虽然很想喝这碗由冰哥亲自下厨的粥,但他的嗓子告诉他别做梦了。而洛冰河哪知道他的这些小心思,耷拉着脑袋把粥拿着就出去了。

沈清秋看着他出去的背影,为什么感觉又是自己做错了什么??等洛冰河回来的时候手中已经有了一碗汤药。看起来就苦,这是沈清秋的第一直觉,只是眉头一皱,也不说什么,不等洛冰河开口说要来喂他,直接捧着碗用勺子一口一口地开始灌。但由于喉咙表示很不满,所以导致了那一勺勺汤药停留在了口中,让他是深刻的体会了一下这药是有多苦.....靠。

在洛冰河奇妙的注视下,终于喝完的沈清秋表示自己再也不这么猴急了,这难受得生理泪水都出来了你说能好吗,药的苦味在刺激着他的神经,喉咙依旧在愉快地闹腾着,沈清秋觉得自己很苦逼,就是很苦逼,一个风寒都能把他搞得这么难受,不禁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。

“师尊很讨厌这药的苦味吗?”他差点忘了这还有个人...把擦眼泪的手放了下来,张着被苦得有点麻木的嘴一字一句地回复他

“.....还有,喉咙疼。”咦怎么感觉自己在撒娇,沈清秋当场就想扇自己一个巴掌。

“有多疼?”靠刚才白夸你会看事了。

沈清秋想了想,为了阻止他再这么一句一句地问下去打扰他的喉咙大爷,决定说严重点,“..疼到,口水都吞不下去...”虽然这是事实,但沈清秋还是觉得自己像个在求安慰求爱抚的小姑娘.....

洛冰河陷入了思考,虽然不知道他是在思考什么,而沈清秋从他的眼底看到闪过一瞬光,他希望这是他的错觉...!而洛冰河也如他的愿没再开口问什么,但是两个人就这么坐着也忒尴尬了,坐了一会儿汤药的药性上来了,沈清秋也想去躺着休息会儿,毕竟坐着不如躺着啊是吧!站起身来努力吞了一口口水对洛冰河说到:“为师..休息一下,你...不如先回去吧。”

“师尊还是连口水咽下去都疼吗?”

“嗯”

“弟子有个办法,不知师尊可有意?”

“嗯?”

过了片刻...

............

【全文加车走简书】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daf48007ad5e
可见评论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沈清秋:唉喉咙真疼。

ps:唉我算写完啦!!从四月感冒有的灵感到现在五月快结束又感冒了才写完,也是没谁了没谁了,大家就看着玩玩xxx好久没写东西了一来就这么刺激的,老年人承受不来啊唉.....以后大概还会再尝试写点东西的w还请多多提意见什么的!希望这篇很垃圾的肉你们吃得愉快!【手动哈特】

画完的远不如没画完的能看【。】摸了个巨ooc的洋,520快乐呀!

摸一个二哥哥,给学妹的小礼物嘿嘿,p2学妹返图,新玩法哈哈哈哈哈哈居然识别得出来!

嗨呀想扩点渣反魔道,还有挂逼的同好,以前列表都没什么人在坑里的……咱可以互投粮啊是吧xxx

璇衡可爱,这手机找不到原图直接从微博扒好了【。】最近肝疼,是真的肝疼,我缓缓就继续洋洋的九图!!顺便这真的好看jsjndja【

【魔道祖师】薛洋及对其争议的个人观点

排每一条,他垃圾,但不可置否地就是喜欢他,心疼他,不洗白,也不必洗白。其实无论什么圈子什么人,都有这样极端想法的人存在,不敢说完全就不会参与撕逼,至少不应该单纯从其中的单方面角度去针对一个人物,一个人物越是性格鲜明容易引发争议,就更应该从不同的角度来思考,单纯的白或完全的黑,不存在的。cp向的问题,每人思想喜好雷点不同,何必强求?跑到别人地盘ky会被喷不是常识吗。关于比较…就真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拿来比较了,每个人物所经历的,先天性的,后天性的东西都不一样,有什么拿来比较的,换做自己拿来比较这心态估计就不一样了吧。

白江:

         薛洋可以说是这部小说中争议最大的角色了。对于他的分析不在少数,我自认没有什么独特的见解,就不打算多说,这里想谈的是圈里关于这个角色的一些现象。我见过的主要是三种情况,一是粉黑互撕,二是cp争议,三是拿薛洋与其他角色做比较。


        首先撕逼这个问题,喜欢和不喜欢两种人几乎是对半。喜欢的又分为喜欢他的和喜欢洗白他的。
        薛洋是一个坏人,他的坏并不是与生俱来,而是在成长中渐渐形成的。这时候就会有些人说了,他对世界的恶劣是由于世界对他不够好。这种说法非常模糊,看起来似乎也没错,但是仔细想想就不对劲了。这两句之中的“世界”根本不同,对他坏的人和被他杀的人也并不是同一群,抵消是根本不可能的。世界对他的坏和他对世界的坏完全是两码事。正因如此,同情和原谅更是两码事。我可以喜欢他、心疼他,但同时也赞同“薛洋必须死”,这没有什么可矛盾的。对我来说,这个人物洗不白也不必洗白,因为我喜欢的就是薛洋,不用洗白我照样喜欢。
         其实要是按我的脑回路,整部小说最不该引起撕逼的才是薛洋。比如说,如果我喜欢温情,有人说讨厌她,我心里就会颇有微词,说不定就撕起来了;但是如果我喜欢薛洋,有人说讨厌他,那我完全理解。毕竟这就是个反派,不喜欢也是理由充分的。讨厌薛洋的喜欢薛洋的都没有不对,完全是个人喜好问题,到底是怎么撕起来的?那也只能问有些非要把自己喜好强加给别人的家伙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 其次,cp向。关于薛洋的cp撕得最厉害的大概就是晓薛晓。有些吃这对的觉得薛洋临死抓着晓星尘给的糖、去抢锁灵囊都是爱啊爱,有些雷这对的觉得这俩在一起简直是祸害道长。抛开个人cp立场,我觉得这两种说法都是极端的。前一种,你自己这么想可以,但别认为这是官配或者谁都得吃啊。薛洋从小没得到过关爱,这样的失去必然是放不下的,他的行为无关爱情也解释得通。你认为这是爱情当然可以,但那是你认为,不能说就是,所以自己萌就好不要乱刷也不要强行安利。第二种更是极端。先不说是不是祸害道长了,就算是,也不能公然这么说好吗?当着cp党的面这样发言不被喷才有鬼。你认为这俩不合适,不吃就好了,何必这样攻击这对cp。
        这么说吧,双方都有一些做错了的人。可是既然知道他们错了举报就好,何必在各个地方公屏、包括某站视频弹幕里撕逼呢。撕逼这件事一旦发生那就是双方都有错,更不缺用错误方式回击错误言论的。最气人的永远不是对方阵营的人,而是自己这方招人骂、给自家cp抹黑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 第三就是做比较这回事。最常被拿来和薛洋比较的无非是两个:金光瑶、魏婴。
        拿薛洋和金光瑶比较的大多没什么恶意,只是单纯对比两个反派而已。我个人认为这两个人都是由于童年导致的三观不正,但不同之处在于,薛洋小时候缺的是糖、关心和爱,所以他得到道长的这些东西时就基本满足了;而金光瑶从小就在自己的母亲身上深刻体会到了权利的重要,所以他一生都在对权利进行变态的追求,他认为“权”高于他人的关心、爱意。
        至于拿薛洋和魏婴比的,就出现了一种声音,“同样是小时候翻垃圾堆的,为什么人家魏婴就没这么坏”。对于这样的说法我也是很无奈啊。同样是小时候翻垃圾堆,是,可你怎么不说同样是小时候遇见了一位家主呢?魏婴遇见了江枫眠,把他抱回去当儿子养了;薛洋遇见了常慈安,骗他跑腿挨打还碾了他一根手指。你有本事拿薛洋跟魏婴比,你有本事拿常慈安跟江枫眠比啊?甚至有人说“同样是幼年丧失双亲的金凌为什么就长成了个好孩子”。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我是笑了的,可到现在为止我已经看到了不止十次。先不说金凌是堂堂兰陵金氏的小公子而薛洋是个普通孤儿,单说“同样丧失双亲”这一点。金凌人家有叔有舅的,这叔叔舅舅把他宠的,待遇丝毫不必有爸妈的差啊。你信不信,这样的叔叔舅舅随便给幼年的薛洋一个,他后来都不会是那副模样——至少断指就是不可能的,虽然说不定被舅舅打断腿。
        以魏婴、金凌与薛洋对比的人,很多都是想阐述一个观点:薛洋的恶劣是天生的。这点我绝不赞同。他的性格和所作所为与经历绝对脱不开关系,他的恶有着缘由和滋长过程。当然“有原因”和“没有错”不能混淆,也不会有人因为同情而原谅,这点参考第一条。


         总而言之,我也没有要挑起撕逼的意思,所有都只是个人观点。我尽量不让个人情感掺杂其中,有没有做到就不得而知了。老规矩,欢迎探讨,不撕逼。

我不管了我爱高光笔一辈子【。】摸了个现paro,好想养一只洋洋啊!糖都给你,都给你!!【许久没画腿如愿以偿画了下腿但实际上并不咋样.jpg】